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囤儿的网易宅

恋心,练身,链胆,炼神,敛天邪!

 
 
 

日志

 
 

《马文的战争》:一半妥协,一半执拗  

2010-05-18 09:34:32|  分类: 影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满囤儿


        虽然海报上打着关注“蜗婚族”的都市喜剧的名号,其实从影片后半段的处理上可以看出,导演常征更痴迷于的是探讨人在当前社会经济环境下,身心归属的问题。用常征自己的表述就是:“以一个家庭为切入点,探讨在大的变动的社会背景下,中国普通市民阶层家庭内部人伦关系的变化与瓦解,以及这种变化对个体的人内心造成的伤害与冲击。”不过从影片最后的感觉来看,显然导演在执拗地固守主题之外,还有一半无奈的妥协。

《马文的战争》:一半妥协,一半执拗 - 满囤儿 - 满囤儿的网易宅
        当下的内地电影市场尚不算成熟,一些投机取巧的肤浅喜剧能够小赚甚至是大赚,而一些真正直指社会痛楚和人们情感的文艺片则基本上无人问津(免费观影的除外)。这中境况下,即便是那些关注社会阵痛、思考生活方式转变的导演,也不得不把心水之作添加“喜剧”元素。“小成本喜剧”成为了投资者争先恐后追逐的目标,也成为了有志气有思想的导演不得不做出的妥协。“电影就要好看!”“卖钱才是硬道理。”当投资者持有这种信仰的时候,我们就很难在影院里看到真正够“狠劲儿”的文艺片。这就是《马文的战争》就属于这一类。如果导演真的能放开手去把整个影片都纯粹地用于探讨他要的那个母题,那肯定比现在这个样子要更有张力。


        结构是妥协的无奈


        本片的结构大概可以分成四个部分,以马文的心态变化为分界线,呈现出从愤怒,到无奈、再到无望、最后直至无所适从的递进。在第一部分,影片开篇直接就是视觉性很强的马文跳楼戏。这种处理方式虽然更加商业化,可以一上来就绷紧观众的神经。可是坠楼之后,负伤的马文生活仍然继续。关系最紧密的三个人,马文、杨欣和李义直接登场,三人之间的关系也通过走位和构图迅速传递出来。可是三个人的职业、性格、影片前经历等背景并没有给予比较清晰的交代。尤其是李义这个角色,既是公务员,又有一个非常有钱的姐姐,可为什么还要“倒插门”赖在杨欣的家里住。尽管“蜗婚族”不是刚刚出现的现象,但至少还没有普遍到每个观众都曾接触过。这一“蜗婚”状态的原因和背景一点儿都没有介绍,就比较容易令人迷惑。要不是有原著小说和小说改编电视剧在前做过知识普及,估计很多人看到这里都无法理解三个人之间的情感关系。

《马文的战争》:一半妥协,一半执拗 - 满囤儿 - 满囤儿的网易宅
        马文的无奈,源于妻子杨欣和李义变着法子想让自己搬出去。马文不能理解,我们也不易理解。影片没有明确说明这房子之前到底是归属于谁。马文坚持房子是他的,如果是这样,那李义岂不是“抢钱、抢粮、抢娘们、抢地盘”了?如此厚颜无耻的作风,也就是小说这种虚构文学能说得通。呵呵~ 这一段在表现马文的无奈时,插入了大量征婚戏,有直接偷师冯小刚喜剧模式的嫌疑。可以看出,这些喜剧并不圆滑,看似马文的无奈,实则是导演的无奈。看过后边的戏份之后,就能感到前边这段戏加得非常累赘。如果能压缩出一半时间给后半段,电影母题的探讨肯定会更有空间。


        由于李义的富婆姐姐李芹加入战团,三角关系一下变成了四角乱网。从这时起,铺垫结束,影片的母题探讨被提炼出来了。当马文和李芹间的火越扇越旺时,杨欣和李义、杨欣和马文这两个本已冷淡下来的两组关系也被激发出了新变化。紧接着的一连串“意外”,把马文逼进了无所适从之境。从台词的精细程度上很明显可以看出,后两个段落,尤其是几个人进入大宅后的戏才是导演全力发挥的阵地。吃饭和麻将,是中国电影最经典的桥段。因为中国独特的餐桌文化和麻将文化,这两个情景是最能把几个角色拧到一起的,也可以把指桑骂槐、旁敲侧击、借题发挥等暗涌发挥到极致。中国人的情感问题,可以在餐桌和麻将桌上显影,也可以在餐桌和麻将桌上被解决。第六代的张扬就曾经在其处女作《爱情麻辣烫》中利用过餐桌和麻将桌,第七代的常征也同样在《马文的战争》中重点营造了两场餐桌戏和两场麻将桌戏。这四场戏无疑是全片最精彩的,却也是最让人无奈的。因为无趣商业元素的挤压,这种颇具韵味的戏份实在是太短太少了。


        情欲是执拗的欠缺


        带着一团团疑问看到后半段,才明白前半有很多都是妥协,只有这后半段的执拗才带劲。在大屋子里,每个人都得面临为自己的身心寻找一个归属的迫切需求。在中国传统道德约束下,身体和心理的归属是不可以分开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凌驾于爱情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杨欣能够把一次身体上的意外作为和马文谈条件的筹码。也是为什么李芹祈求马文至少可以给她先带来一个孩子再走的奢望注定无法实现。一次身体意外,放在欧洲文艺片里往往是情感爆裂的导火索或者是两人感情状态的一种暗示和象征,可是放在中国传统道德环境下,就是千斤坠。再加上本片很依赖画面变形、慢镜、前置景物、后置景物等画面语言来暗示角色心境,导致角色情感的渐变不太容易被观众100%体察。观众很可能会误认为身体归属容易导致情感突变,而那些身体意外则是一种情欲噱头。身心归属所引发的那份悲苦感没能稳妥着陆。

《马文的战争》:一半妥协,一半执拗 - 满囤儿 - 满囤儿的网易宅
        这几年大陆电影也开始加进一些情欲戏了。前有《无形杀》的印小天大战汤嬿,近有《杜拉拉升职记》的黄立行大战徐静蕾。如果说这两个片子的情欲戏是为了搏眼球的可有可无的话,这部片子的情欲戏则是很有寻在必要的。可以说,要不是为了过审,这部片子的情欲场面完全应该放手做得更大、更直接。和《色戒》里的情欲戏作用类似,本片的情欲戏有很多场,这些情欲片段之间是有暗线的。男女情感最直接也是最坦诚的表现时刻,就在交欢之时。通过体位和主动性的细节区别,就可以讲出两个人之间感情的状态发展到了何种层次。影片中的几场必要的床戏按时间顺序如下:李义和杨欣、马文和征婚女、马文和李芹、李义和杨欣、马文和杨欣。看看这几场戏的配对安排,就可以想象如果放开手脚拍,仅仅依靠两个人的表演,就足以道尽四人间纠缠不清的情感关系。还用得着那些为逗乐而塞进去的台词?


        看完影片,看到了导演对社会上人们新生的心理问题的关注,看到了导演对人们在身心归属问题上纠缠不清的判断,看到了导演对家庭人伦关系禁不起冲击的揭示,也看到了导演对个体遭遇的伤害的怜悯,当然也看到了主创团队在拍摄技术上的灵活运用。可惜的是,本片的目标可能不是去电影节拿奖,而是市场和票房。没能让有想法的人尽情尽兴地放手一搏,总是让人感到遗憾。这真是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导演自己的话:“一部电影解决不了问题,但能发现和提出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99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