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囤儿的网易宅

恋心,练身,链胆,炼神,敛天邪!

 
 
 

日志

 
 

不幸是社会给的,幸运是我们自己抓住的  

2016-08-27 15:55:38|  分类: 影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满囤儿


        就像“麦兜”时不时就来一部,却每一部都能触到香港人的内心一样,香港电影几乎每年都会出一两部社会题材的佳作。这其中既有许鞍华的《天水围的日与夜》、《桃姐》这样的名导名作,也不乏《可爱的你》、《幸运是我》这样的新人新作。可以说,《幸运是我》接住了许鞍华递出的接力棒,把那份宽厚的社会关怀延续了下来。看这样一部作品,我们的心里充满了暖意,并得到了在社会上对抗命运不公的力量。

不幸是社会给的,幸运是我们自己抓住的 - 满囤儿 - 满囤儿的网易宅
 
        人类所建立的文明社会极度复杂,以至于再开明的政府,也无法杜绝不公。在偌大的城市里,每个人的命运都各不相同,自然无法做到绝对的公平。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关键在于你满眼盯着的是上,还是下。对于内地人来说,香港的确是更先进更文明的社会。《幸运是我》中的福利机构,让我们看得好生羡慕。可是即便有这么好的福利机构在努力,香港人仍然自认为生活在一个“冰冷的城市”里。可见,如果人总是向城市索取,那势必会得到失意的反馈。


        当人与城市陷入僵局,破局的契机就存在于人与人之间。对于游荡的不羁少年阿旭(陈家乐 饰)和孤独的老人芬姨(惠英红 饰)来讲,他们在这个城市里所得到的,并不令自己满意。亲情的缺失是造成两位境遇惨淡的直接原因。这个是社会造成的,却是社会所无法弥补的。本片的编剧&导演罗耀辉曾凭借《神经侠侣》和《我要成名》两次提名香港金像奖最佳编剧,擅长对香港本土故事进行挖掘并以小见大,用小人物间矛盾的消解,来探讨深刻的人文主题。第一次独立执导,他的这个优势得到了最大的发挥空间。

不幸是社会给的,幸运是我们自己抓住的 - 满囤儿 - 满囤儿的网易宅

        阿旭和芬姨之间的故事特别电影化,规整到可以写进编剧教科书里。两人是偶然相遇,因为各自的烦恼而在相处中矛盾重重。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现代都市中尤为常见。阿旭用愤怒与城市对抗,芬姨用逃避与城市对抗,结果是两人都伤痕累累。直到芬姨的脑退化症提供了一个契机,促使两个人不得不做出改变以分担生活的重担。两个与城市对抗的孤独战士,注意力被转移了。当他们开始认真地去处理一段人与人的关系时,才发现只有人与人之间,才能相互温暖。在分担生活重担的过程中,两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其实已经担起了之前不敢担起的责任。在责任的促使下,两人共同成长、相互温暖。随着两人的相互理解和关怀,矛盾的坚冰开始逐渐溶解。虽然不能再随性地发脾气,但是两人都发现幸运不期而至了。


        虽然内地的大都市和香港有着很多具体的不同,但是置身其中的年轻人的困惑却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亲情的缺失,比如工作难觅,比如不会照顾人,又比如和长辈的代沟。罗耀辉对大众性社会问题的把握,令内地年轻观众即便是看粤语配音的《幸运是我》,也能够产生强烈的代入感。阿旭和芬姨之间关系的一步步拉近,不仅细腻而且可信度极高,对内地那些在城市中遭遇不公、陷入困境,整日咆哮着对抗的年轻人有着直观的参考价值。与城市对抗,遍体鳞伤;与亲人相持,暖心荡漾。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